当前位置:主页 > 申博中甲 >促转条例未过 时力先讨论「中正庙」转型

促转条例未过 时力先讨论「中正庙」转型

2020-01-26564
促转条例未过 时力先讨论「中正庙」转型人权团体建议,建议中正纪念堂的转型正义应以事件为本,而非凸显特定政治人物的事蹟。(摄影/萧芃凯)

二二八纪念日前后,文化部长郑丽君公布将在中正纪念堂闭馆时停播蒋中正纪念歌、停卖威权象徵纪念品,未来每年二二八纪念日时中正纪念堂闭馆一天。当时郑丽君就提到,「有关整个堂体、铜像主体及文物展示的部分,则是透过修法的方式来讨论,会在下个会期之前提出来。」而早在去年,徐永明就已经提出修正草案,将「先总统蒋公」改为「卸任总统」,较为中性。

从墙外到墙内花了十年

使用google地图的时候,可以发现「中正纪念堂」其实被标为「台湾民主纪念馆」,但这不是网友恶搞,是真有其历史。扁政府时期致力于「去蒋化」、「去中国化」,2007年,在杜正胜担任教育部长时,将中正纪念堂改名为台湾民主纪念馆,也卸下「中正纪念堂」匾额,及中山南路侧牌楼上的「大中至正」字样。不过当时国会仍是国民党多数,因此没有通过台湾民主纪念馆组织章程。

2008年马英九担任总统之后,则在隔年将「中正纪念堂」的匾额挂回,但未更动「自由广场」之名。中正纪念堂曾短暂易名,但终究因为政治上意识型态的歧异,堂体、整体建筑以及内容展示并没有太大异动。相隔10年,在民进党重新执政之后,才又有动作。然而不管是「台湾民主纪念馆」或「中正纪念堂」,徐永明曾在质询时说到,「我还是比较习惯称『中正庙』。」郑丽君听到也不禁莞尔一笑。

中正纪念堂本身就是威权建筑

北市府顾问、建筑师谢文贵表示,中正纪念堂是中国宫廷式建筑,就建筑层面的表达而言,有接续过去中国政治文化道统的意味,其实这是一种文化意识形态的强加。谢文贵也指出,中正纪念堂堂体本身则是仿「坛体」的型态,是神格化的政权象徵;国家音乐厅跟国家戏剧院是仿效北京紫禁城的太平殿与保和殿,让中国地景于台湾再现,就是国民党的遗绪。

中研院欧美所助研究员苏慧婕表示,国家透过要不要拆纪念堂这件事情,代表着国家要对蒋中正做出什幺评价,而在民主宪政法治底下,显然现在的中正纪念堂是不符合当前的法意识的。谢文贵则认为,中正纪念堂的名称、内容该如何被重塑是值得讨论的,但是要去改变它的性格、重新设计让它变好用,并且维持住这个地方的功能性。中正纪念堂的厅可以保留,展示对照的历史,让人民自己去评论。

文化部:明年二二八之前将有进展

事实上,文化部除了是中正纪念堂的主管机关之外,与转型正义相关的部分则是国家人权博物馆的筹备、威权时期不义遗址的盘点与使用规划。国家人权馆筹备处组长黄龙兴表示,不义遗址仍须等待专家学者定义,但基本上是指加害者以及纪念受害者的场域,中正纪念堂不算是不义遗址,而是后世所建立的威权象徵。儘管如此,行政院也已核定时程4年,花费22亿「国家人权博物馆中程计画」,将整理白色恐怖史料,建立人权教育的基地。

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虽宣示「促转条例」将在这个会期就排案处理,不过因为年金改革与前瞻条例引发国民党团几乎长达一个月的杯葛,而协商也都破局。国会法定会期又将结束,「促转条例」已经初审通过将近一年,仍无下文。林昶佐则担心明年二二八如果跟今年一样只能用闭馆的方式处里的话,等于是毫无进度,文化部艺术发展司张惠君表示,「不会到明年二二八都没进展。」